欢迎访问博格体育赛事资讯网!

体育资讯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体育资讯 > 综合体育 >

综合体育

羽坛王祖贤两次落选奥运 她不想把痛苦记清楚

发布时间:2021-01-12 10:33综合体育 评论
30岁的王适娴,在退役后多出了很多重身份,先是成为了人妻,然后成为人母,再之后站上大学讲堂,成为了老师。众...

  30岁的王适娴,在退役后多出了很多重身份,先是成为了人妻,然后成为人母,再之后站上大学讲堂,成为了老师。

 

 

羽坛王祖贤两次落选奥运 她不想把痛苦记清楚

 

 

  众人印象里,她在赛场上的一颦一笑仿佛还历历在目,她还是那个技术与颜值都在线的羽球女神。

  丈夫谌龙在备战东京奥运会。

  更多时候,王适娴需要在工作与家庭两端忙碌着。

  她享受这种快节奏生活,累并快乐着。

  1、第二段人生

  每个运动员在退役后,都像进入了轮回,只不过没有喝那碗孟婆汤。

  但是她们要努力适应自己的第二个人生。

  因为疫情,这一年来,王适娴和丈夫谌龙见面的次数,还不到10天。

 

 

王适娴与丈夫谌龙

王适娴与丈夫谌龙

 

 

  她们之间的爱情结晶已经1岁多了,儿子“小咖啡”遗传了父母的运动基因,能跳能跑、能在家“翻江倒海”。

  用王适娴的话就是——“上蹿下跳,爬高爬低。”

  虽然还不会说话,但通过他的表情、眼睛和行动,已经可以确认,小咖啡能听懂母亲让自己做什么了。

  东京奥运会推迟,意味着谌龙备战第三届奥运会的时间也增加了一年。

  疫情的隔离,经常使得她们夫妇同城难见。

  王适娴现在在北京体育大学任职老师,需要上班。所以为了照顾儿子,只能求助自己的母亲,从苏州前来帮忙。

  现在的她,在两种角色中来回切换。

  没有其他事情时,王适娴一下班就会往家赶,从教师无缝衔接为母亲的角色。

  里约奥运会周期结束后,王适娴决定离开国家队。

  国手入住的天坛公寓,记载着她十余年的青春岁月。拖着行李走出大门的那一刻,她心态平和,或许有一丝一缕的感慨,但她认为这种微妙的情绪还到不了留恋的程度。

  “如果太留恋那里,我也不会选择退出国家队,我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会有结束的那一天。”

  之后,她回省队江苏待了一年时间,为的是再帮母队打一届全运会。

  2017年全运会,已经离开高水准训练一年的王适娴仍然在女单赛场上晋级了决赛,拿到了亚军。

  “从哪里开始,从哪里结束。”

  全运会后,虽然外界希望她留在赛场,但王适娴还是毅然退役。

 

 

王适娴在27岁选择了退役

王适娴在27岁选择了退役

 

 

  有些人说,27岁退役对她来说时间尚早,她却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可能我坚持在赛场2年还是一流水准,但世界上一流水准的选手有一大把。那个时间点,我觉得自己离世界最顶级有差距,我不想只打一些公开赛来维持自己的职业生涯。”

  还有人说,她年纪轻轻选择退役或许和谌龙有关。王适娴和谌龙经历了一场马拉松式的恋爱,两个人成家是早晚的事情。

  成家后,男方在职场上继续努力,女方把重心放在家庭,这是东方人普遍的世俗观念。

  谌龙与王适娴都是来自思想观念传统的家庭。自然而然地,王适娴也认同这个观点。

  王适娴甘愿做改变节奏的人,但她并不认为这是为爱“牺牲”。

  “路都是自己选的。谌龙现在还在一线,有备战奥运会和各种大赛的任务,那我就把节奏稍微放慢一点。”

  她开始筹划退役后的生活,有过短暂的迷茫期,“选择退役就是要面临转型,刚开始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一些什么事情,没有目标。”

  她决定进大学深造,成为了北体的研究生。

 

 

王适娴出席活动

王适娴出席活动

 

 

  要完成硕士研究生学业对她来说也是一个适应的过程,她开始像普通学生一样,在学校里待一天,坐1个多小时听完一整堂课,做笔记,看资料,面对并不容易的考试。

  好在,她比较接地气,没有任何世界冠军的架子,通过与老师、同学的沟通,很快进入了状态。

 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,王适娴去澳大利亚待了3个月,在她看来这是一次特殊的旅程。

  “要说旅游的话,时间也太长了;要说去学语言,时间也太短了。”

  独自在澳大利亚生活,除了身边的朋友之外,周遭都是陌生人与陌生的环境,她体验着从未有过的生活。

  早上坐地铁去培训机构,和不同国籍的同学一起上课学语言,下午放学回到住处后还有作业。

  没有以前在队伍时那些后勤保障,她做任何事情只能靠自己,比如买电话卡。她对这段生活一直保留着新鲜感,乐此不疲,兴奋于学到了不少生活新技能。

  回国后,她开始将这次旅程定性,认为这是对青春的一种补偿,填补她过往经历空缺之处。

  然后,就是顺理成章的怀孕。

  2、独自带娃

  有了在澳大利亚独自生活的经历,〖更多体育赛事资讯,记得关注:博格体育网(月亮仙女手游官网)〗,王适娴对待产过程中的一切,就不会显得手足无措。

 

 

王适娴与宝宝

王适娴与宝宝

 

 

  谌龙不在身边的日子,她自己上网搜索哪家医院做产检好。通过朋友推荐,她选定了一家私立医院,每次自己去做产检。

  她感谢自己的运动员体质,怀孕期间,生活起居从未让她感觉到困难。“没有特别大的反应,我就和普通人一样,唯一有区别的就是饮食,我很能吃。”

  她所展现的随遇而安的特点,也是运动员经历的馈赠。

  她说,以前一年从头到尾,不停地飞往各个国家打比赛,每到一个新的地方,留给她调整的时间并不多,2、3天后比赛就开打,这造就了她极强的适应能力。

  另外,她克服困难的能力也比一般人强。

  王适娴坦言,父母都参与抚育孩子的过程是最完美的,但现实情况是,这个重任更多只能由王适娴自己完成。

  上班辛苦一天后,回到家她需要振作精神,用最好的状态陪伴孩子,有时候她也会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她甚至分析过,男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父亲的角色是重要的存在,“爸爸的陪伴,对男孩子思维能力与行动能力的提升都是有帮助的。”

 

 

谌龙与宝宝

谌龙与宝宝

 

 

  但她从不叫苦,“我也没觉得自己有多辛苦,这些都是我自己选择的,就算遇到了一些困难,我也不会觉得怎样。我觉得被别人硬逼着做,才是最苦的。”

  她顿了一下,调侃自己说,“我受的这些苦,和以前在国家队的训练比起来算得上什么呢?”

  生产的那天,谌龙终于出现在她的面前,不过他并没有陪王适娴进产房。

  儿子出生后,谌龙眯起眼睛,笑得停不下来。

  医生对王适娴说,谌龙看到孩子后,第一句话就问——“王适娴怎么样?”这让王适娴多少有些感动。

  丈夫偶尔出现,然后又回队里开始训练了。2019年,东京奥运会积分赛开启,对谌龙冲击参赛资格尤为重要。王适娴运动员出身,能够体会与理解丈夫的想法。

  “他已经很好啦,我怀孕的时候,他把训练和比赛之余的时间全都给了我和宝宝,都不和朋友去聚聚了。”就冲这一点,王适娴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在哺育孩子这件事情上,夫妻两个人偶尔也会有看法不同的时候,但他们的做法就是对事不对人,“有事情就解决。”

  她们之间从未发生过龃龉,王适娴自嘲说,“我见都见不到他,而且我每天要工作还要照顾孩子,没精力和他吵架。”

 

 

羽坛王祖贤两次落选奥运 她不想把痛苦记清楚

 

 

  评价老公时,她笑言谌龙还得不到满分,但的确是一个优秀的丈夫。

  那么就没什么缺点缺陷么?

  王适娴很意外地认为,她的缺点是——“容易满足”。

  从记事到现在,她从不给自己立不切实际的目标,也很少因愿望的落空而介怀过。她觉得命运还是善待了自己,“从我退役到现在,我觉得一切都非常顺利。”

  3、抹不掉的遗憾

  王适娴成名于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上。

 

 

羽坛王祖贤两次落选奥运 她不想把痛苦记清楚

 

 

  彼时,年仅20岁的她冲出重围,问鼎桂冠,同时打破了一项纪录——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亚运会羽毛球女单冠军。

  第二年,王适娴在国际赛场上依旧所向披靡,拿到了超级系列赛总决赛、全英公开赛、法国超级赛等赛事桂冠。

  那两年是王适娴意气风发之时,冠军的底座加上美貌的点缀,外界有意将她视作国羽女单“一姐”。

  如今在十年之后,仍然有不少球迷记得她的一张照片,夺冠后的王适娴用手背擦拭着滑落至下巴的汗水,“出水芙蓉”,大抵就是如此吧。

  也是因为这张照片,她被冠以“羽坛王祖贤”的美誉。

 

 

王适娴神似王祖贤

王适娴神似王祖贤 

 

 

  然而风光之后却是意想不到的黯淡,她的战绩在2012年开始出现起伏。

  奥运资格赛结束后,她和三位队友李雪芮、王仪涵、汪鑫都取得了参赛资格,但在4选3的门票之争中,王适娴最终落败,让外界感到颇为意外。

  等待了四年后,她再次冲击里约奥运会,还是在队内竞争中失利,再度成为失意者。

  两届奥运会都与自己擦肩而过,8年的青春,付诸东流。这是她职业生涯中难以掩饰的遗憾。

  “8年,对我来说,这是职业生涯最好的时光。”

  王适娴坦言,两次落选相比,未能成行伦敦对自己的打击更大。

 

 

羽坛王祖贤两次落选奥运 她不想把痛苦记清楚

 

 

  “那个时候我的竞技状态与身体状态更好。虽然我那个时候很年轻(22岁),但我一直认为奥运会这个舞台,越年轻的选手打得越有冲劲。”

  在名单悬而未决时,她也曾强行安慰自己,“我前两年的战绩特别好,入选应该是没问题的。”

  但当落选的现实感扑面而来时,她发现自己无力弥补心理的落差。

  “心里不舒服是肯定的,但也只能接受。”

  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,白天训练,晚上坐在电视机前,奥运会现场绿色的背景造成强烈的视觉与心理冲击。

  好在,她调整得快,身边的人也在不停地安慰她。她心想,下一届奥运会自己也才26岁,还有很多机会。

  可指顾之间,4年又过去了,奥运会的赛场她又一次错过了。

  时至今日,她已记不清楚落选里约奥运会时的感受,有了4年前那次心理挫伤后的磨练,她对一切都看淡了许多。

  “没有必要记得很清楚,也没有必要耿耿于怀。”

  但她还是订了机票,去了里约的羽毛球赛场。男单决赛时,她坐在看台上,目睹了谌龙夺冠的整个过程。

  谌龙夺冠后,第一时间向她所在的看台跑去,送了一个飞吻。她在看台上早已泪水涟涟。王适娴说自己不爱哭。

 

 

里约夺冠后谌龙与王适娴合影留念

里约夺冠后谌龙与王适娴合影留念

 

 

  “上一次什么时候哭我都已经不记得了。”但那一刻,她有足够落泪的理由,谌龙替她完成了自己的心愿。

  “里约奥运会,我虽然没有参加,但我去现场看了比赛。其实去一次里约挺不容易的,特别远,当时也不太安全,办签证也不太方便。”

  她话锋一转,语调突变,“没参加还不让去现场感受一下呀?”

  这番对自己的戏谑,足以证明,这段并不如愿的过往,王适娴早已放下。

  4、又年轻一次

  2020年,王适娴跨过了人生的一个关卡,她已经来到了30岁。

 

 

羽坛王祖贤两次落选奥运 她不想把痛苦记清楚

 

 

  她看了去年夏天很火的一部电视剧——《三十而已》。她看完这部剧后,突然意识到,30岁对一个女人来说意义不小。

  20多岁的年龄段,她未曾惧怕过有朝一日,自己会跨到这个年龄段。但真的到了30岁,她也不禁发出感慨。

  “哎呀,我30岁了,感觉自己老了。我的妈呀,感觉没过几年要到40岁了。”

  但她仍保持以前一贯的特点——不化妆。她天生丽质,肌肤紧致纤白,无需要化妆品装饰自己。不过,在她看来,护肤是必要的。

  “我也希望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。”当然,心态也很重要,她相信相由心生这一点。

  现在,只要时间允许,她非常愿意露面参与推广体育的活动。

  “即便我退役了,我也是体育人,推广体育这是我的任务,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。我希望有更多的力量可以帮我一起完成推广,我当然也很愿意有更多的赞助商加入,因为我们有共同将体育事业做强的目标。”

  也是出于这个想法,她在去年成为了北体的一名羽毛球老师,希望用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体会与理解羽毛球的精髓。

  她说自己并不算耐心很足的一个人,但在教授学生技能时,却打破了这个瓶颈。

  无论是羽毛球专项的学生,还是零基础的学生,她都能一视同仁,体育老师的工作在她看来是生动的,并不是乏味的。

 

 

王适娴与谌龙出席活动

王适娴与谌龙出席活动  

 

 

  “我不希望学生们觉得我拿过冠军就仰视我,以前我在赛场上所取得的成就在工作中并不是加持,我告诉自己要知学生所想,教学生所需,希望能把这份工作做得细致。”

  为了锻炼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教师,学校让王适娴兼了大一竞体学院辅导员的工作。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,王适娴还需要管理学生的日常生活。

  和“00后”的学生接触,她有时候仿佛也会看到年轻时的自己,和队友们在训练结束后的路上嬉闹,天真灿烂地笑着。在回忆时,她发现,自己又年轻了。

  (董正翔)